長春愛情檔案丨誰是最愛 不必再驗證 -ZAKER新聞

ZAKER吉林 03-20

原載于《新文化報》2000 年 8 月 11 日 第 15 版

我的第一次愛,就這樣夭折了。我很難過,但我也很感激她。我相信在今后的生活中,我會認真地對待那個最后適合并屬于我自己的女孩子

這是一封特快專遞,寬大的藍信封擺在大俠的辦公桌上。抽出里面的信,大俠不由地驚嘆了一句:" 好漂亮的信箋!"

厚厚的 10 頁信箋,共有 7 種顏色,每一張的左上角,都印有三朵綻放的玫瑰。

右下角是不同內容的有關愛情的格言,其中一句是 " 愛情就如在登山,登得越高,看得越遠 "。

大俠猜得沒錯,這果然是一個 20 多歲的年輕人寫的,字算不上漂亮,但很工整。那語式和他的年齡一樣,充滿激情,節奏很快。

限于篇幅,大俠略作了下兒刪減,但基本保持了原樣——

我是學廚師的,曾經自己開過一個不小的飯店,但因為年齡小,不定性,又愛玩,不太打點生意,就兌了出去,但沒賠錢,還賺了一些。

玩了一段時間后,覺得自己還得干點兒正事,就到一家三星級飯店干起了本行。

因為不用操心,還有錢賺,我生活得很開心。

廚房里的人都是男的,沒事談話離不開女人。

我雖然年齡不大,但對女人很不在乎,因為我長得不錯,有很多女孩子粘著我。

在我的眼里,女人到處都是,只要我想追,全都能追上,我一直就是這么自信的。直到叫小魚兒的女孩子出現,我才懂得了什么叫愛情,也才知道,你要得到一個真正喜歡的女孩子,可不是容易的 ……

在廚房里有個叫小于的,是我的鐵哥兒們,我叫大余,同是一個音,卻不是一個字。

有一天晚上,我和小于下了夜班感到很無聊,就一起去了迪吧。

到那兒時 12 點多了,已經不收門票了。我和小于進去找了個座位開始喝酒,小于坐了一會兒出去了,半天沒回來。我出去找他,見他在門口正和一個女孩子說話。

那女孩子背對著我,打扮跟時下的女孩子一點兒不一樣,很特別,很有品位。

我猜想她一定是個漂亮的女孩子。

我正要跟小于打招呼,我的電話響了,是我的一個女朋友,不知道為什么,我忽然感到很煩的,匆匆說了幾句就掛了電話。

我走到小于的身邊問他為什么不回去,其實我是想看看這個女孩子長得什么樣,那女孩子真的像我猜的那樣很漂亮,而且還有一些特別,怎么說呢,不像一個東方人,我的心不由一顫。

這時我看見她的手里拿著一個名牌打火機,很昂貴的。

沒等我再說話,小于介紹說這是他妹妹小魚兒。

我趕忙伸出手,向她報了自己的姓名,她很友好地向我 " 嗨 " 了一聲,特別的好聽,我的心再一次動了一下兒。

當我們一起往里走的時候,我沒話找話地問她是不是會吸煙?

她把打火機往我眼前晃了一下兒,笑笑說:" 不常吸,但我喜歡這個。"

我覺得她真是又聰明又可愛。

進去以后,我發現她已經來了很長時間了,因為她坐在我們對面的桌上,滿是食物和酒瓶,我以為她是跟朋友們一起來的,小于卻說她一個人來的。

我說:" 你妹妹是不是有錢沒處花了?一個人要這么多東西?" 小于滿不在乎地說:" 她天天這樣。"

我覺得心里很不是滋味地又動了一下兒。她雖然坐在我們的對面,并不向這里看一眼。我正想著怎么跟她說話,DJ 臺上傳來恰恰的曲子,她急不可耐地走過來,對小于撒嬌地說:" 哥陪我跳恰恰。" 小于早看出我的心思,就說自己挺累的,讓我陪她跳,她很爽快地答應了。

我發現她的恰恰跳得特別好,我從沒看見跳得這么帶勁兒的。

我注意到很多人都在注意她,一個男子湊過來,想要跟她跳,我真恨不得咬他一口,但小魚兒并沒理他,還用嘴里的口香糖吐了他,我心里別提多高興了。

這時曲子又換成慢的了,我怕她被別人約走,趕緊粘向她,跟她跳了第二曲。

我們慢慢地跳著,我知道了她是一名大學生,學會計專業的,今年 19 歲,比我小 3 歲。

我沉醉在音樂中,不愿意自拔,但曲子很快又結束了,我沒辦法,只好又坐回原座。

她也回到自己的酒桌旁,我發現很多人走過她身邊的時候,都跟她打招呼。

她只是點點頭,就沒事了,很不在乎,很傲慢。不知為什么,我喜歡她這樣。

大約過了 5 分鐘,她看了看自己的電話,跟小于說了句什么就出去了。

我以為她走了,就著急地問小于她干什么去了?

小于說她給一個朋友送什么東西去,15 分鐘后就回來。我心里一塊石頭落了地,可這 15 分鐘讓我覺得實在寂寞難挨,就走出去了。

這時,剛才給我打電話的女朋友出現在我面前,當時不知哪兒來的一股無名火,我沖她罵起來。

真是無巧不成書,我的另一個女朋友也來找我了,我真有些焦頭爛額了,生怕小魚兒回來看見,對我印象不好,就沒給她們好臉,只想快點兒把她們打發走。

小魚兒這時偏偏就回來了,她那聰明的樣子顯然明白了一切。

她瞟了我一眼,無奈地笑了笑,走進去了。看得出來,她在笑我笨。

我是加惱火,對她們吼叫起來。此時,小于和小魚兒拿著衣服從里面出來;小魚兒若無其事地拿著打火機邊走邊玩,兩個女人這時一個哭著跑了,一個打車走了。

這時,我心里有一種解脫的感覺,剛要和小魚兒說些什么,小魚兒卻對我說:" 還不快去追,追上哪個算哪個,剩下的再說。"

我不知道是快樂還是悲傷,小魚兒好像并不在乎我,不然她不會這么說。

我根本沒去追,只愣愣地看著小魚兒,好像告訴她什么叫一見鐘情。但我不敢說,我第一次在一個女孩子面前感到畏怯 ……

第二天,我把所有的女朋友叫到一起,然后借著酒勁兒告訴她們:" 我和你們只是在玩,馬上消失!" 看著她們恨恨的樣子離開我,我突然感到解脫了。

沒過幾天的一個晚上,我用手機給小魚兒打電話,但她那邊一直占線,感到她拿手機打這么長時間的電話很浪費,就傳了她。

兩分鐘后她回電話問誰傳她?我讓她猜我是誰,她馬上猜到了,我很興奮,便問她給誰打電話,那么長時間?

她說聽一個朋友給她講故事,我覺得她又可氣又可愛。就夸了她幾句。

這時,她的傳呼又響了,她就掛了電話。

又過了幾天,小于接了一個電話后,對我說,小魚兒要考試,不知道考試地點。

這下我可得到機會了,馬上說我去送她。

小于征求小魚兒同意后,我開始找考場。我早早地等在跟她約好的地點,原以為會跟她多呆一會兒,可她卻離譜地遲到了半個小時,差點兒誤了考試。

我鼓勵她說別緊張,進去好好答。

她卻笑了,隨口說了句南方話:沒問題了一一那笑好像是覺得我有些多余。

我在外面一直等她考完出來,想請她喝茶,她把頭搖得像撥浪鼓似的,連說改日改日,就自己打車走了。

我覺得自己很受打擊,可幾天后,她主動給我打來電話,我喜出望外,很準時地到文化廣場見了她。

那天,我們聊了很多,她說跟我在一起,很有安全感,這是在任何人身上得不到的。

我也不避嫌地告訴她,我喜歡她。

她說她知道我喜歡她,從見面的第一天就知道。我以為她會拒絕或是同意,但她故意把話題岔開。

可能是我太好勝,看她沒什么表示,就有點兒生氣了,心想,愿意就愿意,不愿意就不愿意,干嘛不說?

于是又問她,7 月份愿不愿意跟我去白山玩?她說愿意。

我想她應該對我有好感,但她為什么不說?為這個問題,我好多天吃不好睡不好 ……

最后一次見她,是在 6 月初的一天,我和她在文化廣場玩,照了一卷相,她說明天洗完后,就給我送過來。

我心里特別高興,又重復了上次的話,告訴她我很喜歡她。她只是淡淡地說:" 我知道。" 其他的什么都沒說。

我的心里更沒底了,她為什么不明確表示呢?

送她上車以后,我按捺不住,又給她打了手機,告訴她我要追她。她什么都沒說,只是笑了笑。

我尷尬地掛了手機,一夜都沒睡。第二天,我關了手機。

因為我知道她會打電話給我,告訴我相片的事,卻故意讓她打不進來。

但到了晚上,我還是忍不住給她打了電話,但我不知道說些什么好,支吾了半天,就把電話掛了。

過了兩天,小于把我們的照片給我帶來。我什么也沒說,就給小魚兒掛了電話,我問她為什么不直接給我?

她說:其實,我是很喜歡你的,但這種感情不能用語言表白,只要你知道我的心意就行,我們可以慢慢地感覺。你不知道我的心意嗎?

為什么要說出來呢?

說出來就完蛋了,就不美了,也就太沒意思了,希望你能找一個合適的女孩子 …

我想,我們之間不會有什么了,就不再給她打電話。過了幾天,我又忍不住問小于,小魚兒為什么不愿意見我了呢?

小于輕描淡寫地說:" 追她的人那么多,可能讓人追走了。"

我有些生氣地說:" 你這當哥的怎么那么不負責任呢?為什么不幫她參考一下兒呢?"

小于聽了,有些嘲笑地打量了我半天,說:喲嗬,你這個浪蕩公子啥時這么認起真來?"

說完他就干活去了,可我卻呆呆地坐在沙發上,第一次認真地回想起我過去的生活。

小于說得沒錯,我過去的確很隨便,現在想來,性和愛是完全不一樣的感覺啊 ……

接下來的日子中,我一直在反省自己。

也可能我再也沒有機會見到小魚兒了,但她對我的影響太大了,我知道了有一種感情是發自內心的,讓人不能自制,這種感情才叫愛情。

我的第一次愛,就這樣夭折了。我很難過,但我也很感激她。

我相信在今后的生活中,我會認真地對待那個最后適合并屬于我自己的女孩子 …

以下這段類似詩歌的話是大余附在信的最后面的,不知道是他自己寫的,還是哪一段歌詞,其中的意味很模糊,但蘊藏了一種癡情,可能是他對情的新的認識和理解吧:

如果這是情 / 我竟不清醒 / 莫非真的愛 / 從來不說明 / 如果已定 / 難避這段情 / 是非多波折 / 長有不了情 / 讓我的美夢 / 換你世情 / 始終都等一串好光景 / 問你可快樂 / 就像我癡情 / 誰是最愛 / 不必再驗證

2000 年 7 月 22 日凌時 20 分

作者:大俠

整理:菲凡

圖片:網絡

編輯:無雙

值班主任:高震

原創稿件,未經書面授權禁止網站、APP 以任何形式轉載,改編,違者必究

相關標簽: 小魚兒 長春 檔案

ZAKER吉林
以上內容由“ZAKER吉林”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
最新評論
分享 返回頂部